談理由不完備與理由矛盾的「突襲性仲裁判斷」

 訴訟與仲裁皆為解決工程爭議的程序。民事判決不附理由(不只包括判決全不附理由,亦包括有附理由但理由不完備)或理由矛盾(理由與主文有所矛盾,以及理由與理由間彼此矛盾),可作為上訴第三審之事由。但就仲裁判斷的理由構成而言,實務上認為倘已附理由,縱使理由不完備,亦不得謂其未附理由而據以請求法院撤銷仲裁判斷,至於仲裁理由矛盾,則非仲裁法所列舉得提起撤銷仲裁判斷之訴的事由。

因此仲裁判斷只要有附上一點理由,即使有理由不完備或理由矛盾的情形,仍難以提起民事訴訟而撤銷之,容易對當事人形成「突襲性的仲裁判斷」。本文認為工程契約的當事人須深切了解此一仲裁制度上隱含的缺點,同時亦為工程爭議得以迅速確定的優點。在具體個案上,當事人應綜合考量實體利益與程序利益後,適當地選擇訴訟或仲裁作為工程爭議的解決方式。如選擇仲裁,亦應正視上開制度特色,進行策略性的攻擊防禦。

一、前言

        民事紛爭類型繁多,法治國家設置訴訟制度,由法院解決各種民事紛爭。另為因應社會經濟之變遷趨於多樣化,也有其它訴訟外解決紛爭的制度,如和解、調解與仲裁等。
        工程案件涉及多元介面,相關的當事人以及工程文件都很多,具有複雜的技術性與長時間性等特色,比起一般民事案件的審理更為困難。司法院歷經逾一年時間籌設,國內第一個「民事工程專業法庭」於民國99年9月1日正式掛牌上路,台北地方法院已選派一名庭長、一名審判長及12名法官擔任工程專庭法官,以有效提高審理效率。
        除訴訟外,工程爭議另一個主要的解決途徑係透過仲裁。仲裁相較於訴訟,具有彈性、有效性、專家性、迅速性、隱密性及經濟性的優點。許多先進國家就工程爭議,都偏向以仲裁為解決紛爭的主要方式。我國擔任業主的公務機關,過去也曾以仲裁為紛爭解決的主要途徑,但因不滿於某些仲裁判斷僅就兩造的主張各自打折處理,卻沒有進行詳細的說理;如不服仲裁結果而提起撤銷仲裁判斷之訴,又要歷經三級三審,反而更曠日費時,乃趨向於不同意交付仲裁,而以訴訟解決紛爭。
        法院判決與仲裁判斷依法都要附上理由。如法院判決不附理由(不只包括判決全不附理由,亦包括有附理由但理由不完備)或理由矛盾(理由與主文有所矛盾,以及理由與理由間彼此矛盾),均可作為上訴第三審之事由(民事訴訟法第469條第6款)。相對而言,仲裁判斷與法院的確定判決有同一效力(仲裁法第37條第1項),可以迅速地解決紛爭,惟仲裁判斷雖有附理由,但如理由不完備或理由矛盾時,當事人並無法據此提出撤銷仲裁判斷之訴,容易對當事人形成「突襲性的仲裁判斷」,此為選擇訴訟或仲裁時要考慮的重點...More>>

作者:陳佑寰

關鍵字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