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合健康風險評估與能源流分析探討台灣燃煤發電規劃之健康衝擊

根據能源局統計2007年台灣電力發電結構,燃煤發電占比為53.6%,由能源局公佈中長程電源開發計畫,至2025年,我國燃煤發電佔比為43.18%,在未來二十年內,燃煤發電仍為我國主要電力來源。而根據2007年重金屬排放清冊統計,燃煤發電為我國主要重金屬排放來源,因此本研究結合能源流分析與燃煤電廠風險評估,探討燃煤電廠供給電力所造成之健康風險。本研究探討燃煤電力現況與未來燃煤電源開發規劃兩個情境。  在風險評估結果的部分,現況-基線年燃煤電廠,致癌風險範圍在1.88E-09至7.80E-07之間,非致癌風險在3.45E-05至1.23E-02之間;電源開發規劃情境,致癌風險在8.05E-09至3.45E-06之間,非致癌風險在2.40E-04至2.23E-02之間。電源開發規劃情境,更新的各燃煤電廠之風險,因發電量的增加,而有增高的趨勢。各燃煤電廠致癌風險貢獻主要途徑為吸入,致癌風險貢獻主要污染物為砷;非致癌風險貢獻主要途徑為吸入;風險貢獻主要污染物為砷及汞。  以各燃煤電廠發電量及風險評估結果,估算單位發電量風險,基線年各電廠的單位發電量致癌風險以深澳電廠基隆市最高,為1.12E-17/度-年;電源開發情境單位發電量致癌風險以林口電廠桃園縣最高,為6.83E-18/度-年。單位發電量致癌風險越高之電廠,發電產生的環境衝擊越高,因此和平電廠與林口電廠發電會造成較高的環境衝擊。 最後結合電力流與單位發電量風險,估算額外風險承擔,基線年以和平電廠額外致癌風險承擔1.97E-07最高;電源開發情境以大林電廠額外致癌風險承擔最高為2.19E-07。燃煤電力規劃應避免較高的額外風險承擔。為了有效降低區域風險,在電力規劃上應減低大林電廠及和平電廠的電力供給。

作者:吳惠婷